一位湖北孝感“返乡者”眼中的农村防疫战:后悔没听医院同学提醒

经济观察网 记者 黄蕾“不知道何时能回武汉,菜都要省着吃,1月27号决定从每天三餐改成每天两餐了。”身在湖北省孝感市某一村庄里主动隔离的晓丽对记者说。

过了年,晓丽23岁,她们一家五口年前从武汉回老家后,和同是武汉回来的八位亲戚待在一起。“我们13个武汉回来的人,现在把自家院子的大门锁上,都不出去,不和外人接触。”

晓丽老家所在的孝感市,是紧邻武汉,城际铁路站之间直线距离仅57公里、乘坐时间不到半小时直达的地级市。百度迁徙数据显示,1月19日至1月23日,孝感高居武汉迁出目的地的榜首。在这些从武汉流向孝感的人中,便有和晓丽家一样,定居武汉,春节返回老家团圆的人。

晓丽及其亲友都是1月22日返回老家的,这是武汉宣布“封城”的前一日。根据百度迁徙推出的武汉迁出趋势图,这一日离开武汉的人流最多,且武汉周边的湖北省内城市为主要流向,占比达71.46%。晓丽回老家没有带换洗衣物,因为按照往年情况,她们大年初二(既1月26日)便会返回武汉。

“现在村子通往镇上的路都被封了。”晓丽坦言,她想回武汉,现在和家里人一起住在家族的四合院中,反而没有在武汉独门独户来得安全。

截至1月28日24时,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905例,一日新增315例;孝感市累计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病例274例,一日新增101例。

最后悔没有重视同学的提醒

回顾武汉此次疫情背后的时间线,1月18日在晓丽眼里是个转折点,因为这一天晓丽在医院工作的同学告诉她,情况非常严重。

而此前,对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情况,晓丽印象深刻的只有两件事。第一件是12月30日,她在微博上看到的一份盖有武汉卫健委公章的红头文件,紧急通知“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”。她表示当时没当回事,觉得只要不靠近华南海鲜市场那块就好。第二件是1月13日,那位医院工作的同学说从医院情况来看,比网上报道的严重,但是多的也不方便说。

“我之所以没有引起重视,和我没有怎么经历非典,对2003年的情况几乎没有印象有关系,当时太小了。”晓丽说。实际上湖北当时的疫情并不严重,数据显示,截止到2003年5月18日,湖北非典病例6例,0例死亡。

比她大3岁,曾经在武汉上大学的广州市民李艺同样在30日晚上看到了网上流传的相关文件,且她所在的武汉同学群中,有同济医学院的老师提醒,让在武汉的人近期不要去火车站、水产市场等人流密集处,“说是有疑似非典确诊病例,我当时都惊呆了,心想怎么还会有,如果是真的,那就太可怕了。”

李艺对2003年的非典记忆犹新,当时广州是非典的重灾区之一,那时她上小学三年级,记得每天空气里都是醋味,“每天不出门不上学,白醋涨到几百块还抢着买。”自从30日晚得知这一消息,李艺时不时就关注一下网上的情况,有相关信息就发给她在湖北居住或者工作的同学和朋友,其中便有肖玉。

肖玉家住武汉周边,李艺发来的消息并没有让她警觉,“一是媒体报道比较少,二是官方消息也没有说得很严重,三是李艺转发的消息有很多是网友的分析,也不知道靠不靠谱。”

至少可以更早戴上口罩

晓丽认为,同学曾经多次提醒她要戴口罩,如果她能够重视起来,至少会提前储备更多的口罩,也会更早戴上口罩。毕竟16日出门上班后,她曾多次在地铁站、超市等人流密集地方停过。

事后肖玉想起来有些后怕,1月10日春运开始,1月14日肖玉从外地返家,先乘车到汉口火车站,然后再站内换乘。她回忆汉口火车站当时已是春运状态,人山人海,基本上没人带口罩。

有报道指出,武汉加强了对公共场所及公共交通的管理,自1月14日起,在机场、火车站、长途汽车站、客运码头进行发热筛查。肖玉回忆1月16日晚她前往天河机场乘机去外地办事,在机场并没有遇到检查情况,“机场和往常没啥区别,人很多,没有人戴口罩。”

虽然自己没戴口罩,但是晓丽16日出门时留意了街上行人的状态,大概100人中只有2个人戴口罩,这让晓丽觉得并不严重。

情况在1月19日急转直下,当天晓丽从微博上看到了越来越多关于武汉市肺炎的消息,晚上和母亲出门逛超市时,晓丽在药店只找到了医用一次性口罩,街上已经有百分之五十的人戴上了口罩。她当时在网上看到,95元25个的N95口罩已经卖空了,“看到抢没了时,心里就有点慌了。”同日,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刚接受采访称,目前综合判断,对本次的疫情初步印象是新型冠状病毒传染力不强,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,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。随着各项防控措施的实施与落实,疫情是可防可控的。

20日,晓丽上班路上有同事给她发购买口罩的链接,价格是160元。晓丽半个小时后再次点开,同样的口罩已经涨价至250元。晓丽转而去另一个平台以139元的价格购入了一盒,“后来还想再买一盒,眼见着同样的口罩数次变动价格,179元、199元、249元、599元……而且还没货了。”涨价的不仅是口罩,晓丽在药店发现,板蓝根已经被成箱的搬到了柜台上,标价25元一包。

晓丽带回老家的口罩

肖玉也没有料到情况会变化得如此之快,在外地看到相关新闻时,她本还能买到N95的口罩。等23日返乡后,已经什么都买不到了。“网上没有,药店连最一般的一次性口罩都要抢。”现在她还是买不到新闻里指出的N95口罩,其他类型口罩她担心没有效果。

1月22日,武汉市政府发布通告,武汉公共场所实施佩戴口罩控制措施。

农村“封村”

1月28日零时起,孝感市行政村(社区)、自然村之间交通实施隔断,所有出入道路必须因地制宜进行物理隔离和设卡禁行管制,禁止本地人员外出和外来人员进入。晓丽听说通往镇上的路被挖土机挖了沟。

刚回村,尤其是得知武汉“封城”之后,包括晓丽家在内的家族13个武汉返乡者都非常紧张,每天都相互观察情况,生怕出现感冒、发烧等症状。“因为一旦出现了,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都要被隔离。”

孝感市周边农村疫情防控标语

村子间的主要道路都被隔断

晓丽的叔叔是村子里的村医,除夕那天被通知去开会,说问题比较严重。初一卫生院来村里的各家各户登记从武汉回来的人,并告知不要聚众,不要打麻将。现在晓丽叔叔负责周边一个区域里共五十个武汉返乡者的每日查岗,上面要求到户走访。

“我爸妈那辈的中年人,包括村子里的人,其实思想还是比较固执的。”晓丽说。

晓丽听说相距村子两公里的另一个村子,已有一对夫妻去医院后确诊。但直到前两日,晓丽家还有亲戚要来拜年。村子里三令五申不让走动,依旧有村民偷偷摸摸地串门打牌。晓丽曾举报过,但是村干部人太少,根本管不过来。

晓丽的叔叔坦言,即使是村医,他对于新冠肺炎的传播情况和特征也不太了解,只知道很严重,去走访时都会绕开那户有确诊病例的人家走,同时现在镇上没有给村医发口罩,要自己买。发的红外线测温仪晓丽试了一下,觉得测得不太准。

带回农村的口罩快用完了,晓丽母亲治疗慢性病的药也将用尽。昨天晓丽走去镇上买了口罩和药。“一次性医用口罩一盒30个30块钱,药店说没涨,但我觉得还是有点贵的。”不过晓丽妈妈吃的药镇上卖的比较贵,晓丽日常买29元,这次买的是50元。

晓丽在镇上买的口罩

未来:何时返汉?

和晓丽同住的一位亲戚汪铭在武汉经营着数家餐饮店铺,此次春节之前更是在武汉周边开了一家旅店。“春节是生意旺季,赶在春节前开就是为了赶上这波生意,过年不赚钱那啥时候赚钱?”

汪铭不怎么上网,但是从客流量和营业额变动中也感觉到情况变严重了。以他在武汉的一家店为例,进入一月份,每天都能有十几万的营业额,从1月19日起,客流量直线下降,一天营业额只有几千块,因此1月20日,汪铭选择了关门,

“当时政府没有强制关门,但是入不敷出,我只能关门。”什么时候能回武汉,什么时候能开门营业,汪铭焦急等待着。他预料今年肯定是亏损的,只是亏损多少的问题,“我请的员工都是自家亲戚朋友,因此工资还可以协商,不知道其他的店遇到这种情况要怎么办,肯定比我压力大。”

过去的七八天中,家里武汉返乡的人情况都比较稳定,晓丽悬着的心便也渐渐放了下来。现在为了防止外面的人来家传染,晓丽家决定关门谢客。

农村过年都会放鞭炮烟火,哔哩啪啦图一个热闹也求一个好兆头。今年晓丽家在院子里放了鞭炮,而院子外的鞭炮声明显比往年少了。

“第一次,我想年快一点过完,这样也许就能快一点听到好消息。”晓丽说虽然不知道今后会有什么新情况出现,但觉得肯定会比现在好。

(应采访对象要求,晓丽、李艺、肖玉、汪铭均为化名)